12bet

mckay ag88.shop 2020-03-30 05:35:06 64091

作者:mckay

可访问此网址-送彩金💰【ag88.shop】💰12bet

日本经历海贝思台风后,袋装核废弃物因暴雨外流,成为海外媒体的焦点。然而,关于辐射污染扩散的问题,袋装核废外流只是冰山一角,偌大山林里的高浓度污染土,随雨水冲刷扩散,才是不可收拾的大患。有学者提醒,进入灾区的义工,应佩戴口罩防范。

据东京新闻报道,该报与专攻放射线卫生学的独协医科大学准教授木村真三合作,在风灾后的10月下旬,于福岛县南相马、磐城市、二本松市等地的土石流或河川泛滥处等15个现场,采取土砂样本,检验有无辐射污染。

民众自发性地在道路边采取土砂,调查风灾后的辐射污染状况。照片来源:みんなのデータサイト

调查结果发现,从南相马市小高区山上流到路上的土砂,检出每公斤3~5000贝克的放射性铯。污染土壤样本出自河川上游的住宅地,附近有墓,是居民可能接触到的地方,污染已往河川下游扩散。

福岛核灾后,山林里除去辐射污染的部份极为有限,仅仅自边缘往内20米而已,因此内部还留有高浓度的污染,这次经过暴雨冲刷,可以看到山里土壤随着泛滥而来,扩散到居民的生活区域。

截图来源:八木明々推特

风灾后,学者与媒体在前述调查区域内,发现不少放射性铯介于数百到数千贝克/公斤的土砂样本。民众白髭幸雄在南相马市采取的样本为每公斤11000贝克;民众八木明明,在饭馆村深谷地方的路上,采取样本达每公斤10万贝克(上图),该道路原本除去污染过,一次暴雨带来的高浓度污染土,让除染工作前功尽弃。

日本在福岛核灾后,辐射污染土处理标准为每公斤8000贝克,然而,一直以来的低阶核废再利用标准,仅为每公斤100贝克。关于其中落差,民间团体代表指出,前者的设定有若干缺陷,低估辐射被曝的风险。此外,土壤污染数值超过每平方米4万贝克以上,依法为放射线管理区域,应限制出入。

木村真三表示,累积在山林里的放射性铯,随着暴雨扩散到下游,在居民生活的地方形成辐射热点(辐射线量特别高的地方),“前往灾区帮忙重建的义工,除了要小心疾病传染,务必戴上口罩,避免吸入辐射尘,造成体内辐射被曝。”

另一方面,福岛县表示灾后从4~8个地点测得的数据显示,辐射线量和风灾前相近;县府里的辐射监测单位则表示,山林没有除污,有污染土外流的疑虑,各级地方单位需要继续监测。民间若干辐射测定所也携手在各地追踪调查,结果陆续累积更新中。

海贝思风灾后,有不少志愿者不计辛劳地前往日本救灾善后。然而,正如前述日本放射线专家的提醒,风灾暴雨扩散高浓度污染土,需注意辐射防护。再者,前述调查结果,或可做为在灾区生活的参考。

琉球大学名誉教授矢崎克马表示,“山区是核灾后辐射污染的蓄水库”,被暴雨冲刷后,放射能随之扩散到居住地,或者随洪水直接冲击房屋,继而流到海里,加重海洋辐射污染,鱼类贝类等水产物也随之污染更甚。

(编辑:Nicola)

<,见下图

风灾后福岛辐射污染扩散 学者提醒志愿者应佩戴口罩防范

如下图

日本经历海贝思台风后,袋装核废弃物因暴雨外流,成为海外媒体的焦点。然而,关于辐射污染扩散的问题,袋装核废外流只是冰山一角,偌大山林里的高浓度污染土,随雨水冲刷扩散,才是不可收拾的大患。有学者提醒,进入灾区的义工,应佩戴口罩防范。

据东京新闻报道,该报与专攻放射线卫生学的独协医科大学准教授木村真三合作,在风灾后的10月下旬,于福岛县南相马、磐城市、二本松市等地的土石流或河川泛滥处等15个现场,采取土砂样本,检验有无辐射污染。

民众自发性地在道路边采取土砂,调查风灾后的辐射污染状况。照片来源:みんなのデータサイト

调查结果发现,从南相马市小高区山上流到路上的土砂,检出每公斤3~5000贝克的放射性铯。污染土壤样本出自河川上游的住宅地,附近有墓,是居民可能接触到的地方,污染已往河川下游扩散。

福岛核灾后,山林里除去辐射污染的部份极为有限,仅仅自边缘往内20米而已,因此内部还留有高浓度的污染,这次经过暴雨冲刷,可以看到山里土壤随着泛滥而来,扩散到居民的生活区域。

截图来源:八木明々推特

风灾后,学者与媒体在前述调查区域内,发现不少放射性铯介于数百到数千贝克/公斤的土砂样本。民众白髭幸雄在南相马市采取的样本为每公斤11000贝克;民众八木明明,在饭馆村深谷地方的路上,采取样本达每公斤10万贝克(上图),该道路原本除去污染过,一次暴雨带来的高浓度污染土,让除染工作前功尽弃。

日本在福岛核灾后,辐射污染土处理标准为每公斤8000贝克,然而,一直以来的低阶核废再利用标准,仅为每公斤100贝克。关于其中落差,民间团体代表指出,前者的设定有若干缺陷,低估辐射被曝的风险。此外,土壤污染数值超过每平方米4万贝克以上,依法为放射线管理区域,应限制出入。

木村真三表示,累积在山林里的放射性铯,随着暴雨扩散到下游,在居民生活的地方形成辐射热点(辐射线量特别高的地方),“前往灾区帮忙重建的义工,除了要小心疾病传染,务必戴上口罩,避免吸入辐射尘,造成体内辐射被曝。”

另一方面,福岛县表示灾后从4~8个地点测得的数据显示,辐射线量和风灾前相近;县府里的辐射监测单位则表示,山林没有除污,有污染土外流的疑虑,各级地方单位需要继续监测。民间若干辐射测定所也携手在各地追踪调查,结果陆续累积更新中。

海贝思风灾后,有不少志愿者不计辛劳地前往日本救灾善后。然而,正如前述日本放射线专家的提醒,风灾暴雨扩散高浓度污染土,需注意辐射防护。再者,前述调查结果,或可做为在灾区生活的参考。

琉球大学名誉教授矢崎克马表示,“山区是核灾后辐射污染的蓄水库”,被暴雨冲刷后,放射能随之扩散到居住地,或者随洪水直接冲击房屋,继而流到海里,加重海洋辐射污染,鱼类贝类等水产物也随之污染更甚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日本经历海贝思台风后,袋装核废弃物因暴雨外流,成为海外媒体的焦点。然而,关于辐射污染扩散的问题,袋装核废外流只是冰山一角,偌大山林里的高浓度污染土,随雨水冲刷扩散,才是不可收拾的大患。有学者提醒,进入灾区的义工,应佩戴口罩防范。

据东京新闻报道,该报与专攻放射线卫生学的独协医科大学准教授木村真三合作,在风灾后的10月下旬,于福岛县南相马、磐城市、二本松市等地的土石流或河川泛滥处等15个现场,采取土砂样本,检验有无辐射污染。

民众自发性地在道路边采取土砂,调查风灾后的辐射污染状况。照片来源:みんなのデータサイト

调查结果发现,从南相马市小高区山上流到路上的土砂,检出每公斤3~5000贝克的放射性铯。污染土壤样本出自河川上游的住宅地,附近有墓,是居民可能接触到的地方,污染已往河川下游扩散。

福岛核灾后,山林里除去辐射污染的部份极为有限,仅仅自边缘往内20米而已,因此内部还留有高浓度的污染,这次经过暴雨冲刷,可以看到山里土壤随着泛滥而来,扩散到居民的生活区域。

截图来源:八木明々推特

风灾后,学者与媒体在前述调查区域内,发现不少放射性铯介于数百到数千贝克/公斤的土砂样本。民众白髭幸雄在南相马市采取的样本为每公斤11000贝克;民众八木明明,在饭馆村深谷地方的路上,采取样本达每公斤10万贝克(上图),该道路原本除去污染过,一次暴雨带来的高浓度污染土,让除染工作前功尽弃。

日本在福岛核灾后,辐射污染土处理标准为每公斤8000贝克,然而,一直以来的低阶核废再利用标准,仅为每公斤100贝克。关于其中落差,民间团体代表指出,前者的设定有若干缺陷,低估辐射被曝的风险。此外,土壤污染数值超过每平方米4万贝克以上,依法为放射线管理区域,应限制出入。

木村真三表示,累积在山林里的放射性铯,随着暴雨扩散到下游,在居民生活的地方形成辐射热点(辐射线量特别高的地方),“前往灾区帮忙重建的义工,除了要小心疾病传染,务必戴上口罩,避免吸入辐射尘,造成体内辐射被曝。”

另一方面,福岛县表示灾后从4~8个地点测得的数据显示,辐射线量和风灾前相近;县府里的辐射监测单位则表示,山林没有除污,有污染土外流的疑虑,各级地方单位需要继续监测。民间若干辐射测定所也携手在各地追踪调查,结果陆续累积更新中。

海贝思风灾后,有不少志愿者不计辛劳地前往日本救灾善后。然而,正如前述日本放射线专家的提醒,风灾暴雨扩散高浓度污染土,需注意辐射防护。再者,前述调查结果,或可做为在灾区生活的参考。

琉球大学名誉教授矢崎克马表示,“山区是核灾后辐射污染的蓄水库”,被暴雨冲刷后,放射能随之扩散到居住地,或者随洪水直接冲击房屋,继而流到海里,加重海洋辐射污染,鱼类贝类等水产物也随之污染更甚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风灾后福岛辐射污染扩散 学者提醒志愿者应佩戴口罩防范

分享: